财经-ZHIAIBAO.COM域名出售

1万元的两轮电动车,腾讯、高瓴都看中了

2022-11-29 00:00:00

在海外卖到上万元一辆的电助力自行车赛道火了。不久前,腾讯、高瓴等头部VC共同投资了一家两轮车企业,在业内引起了热议。在短途出行领域,上海凤凰等老牌自行车企业落寞已久。在今年上半年,上海凤凰旗下的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,净利润只有9.63万元。但现在,它也开始借着电助力自行车的东风,要去海外谋求新的机遇了。

市界

作者 | 杨俏

编辑 | 杨洁

自行车赛道,又火了起来。现在,腾讯、高瓴等也入局,看上了“海外卖车”的生意。

日前,腾讯、高瓴、钟鼎资本、高鹄资本等头部VC共同投资了一家两轮车企业“十方运动”的消息在创投圈引发了热议。被它们看中的是自行车领域的细分市场“电助力自行车”,也被称为“E-bike”,一辆车售价可达上万元。包括保时捷、奔驰等四轮车企,以及捷安特、雅迪、爱玛等两轮车企,都盯上了E-bike这个新能源赛道,深入布局“换道超车”。

近年来,户外运动的盛行、交通工具的低碳化需求提升,两轮出行工具再度变得火热,两轮电动车以及自行车行业发展迎来了久违的高潮。万元的高端自行车,也伴随着骑行热一度变得“一车难求”。

在市场一片热闹的景象中,作为“国民神车”自行车老字号的凤凰和永久,似乎已经落寞了很久。在不久前公布的前三季度财报中,上海凤凰的净利润同比下降了26.2%。其旗下的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,也因半年“卖了1.5亿只赚9万元”被外界所关注。但现在,借着这股东风,它们也已悄然下场。为了抓住这即将爆发的风口,上海凤凰也决定,要开始去海外卖“E-bike”了。

万元电动助力车,资本热捧新概念

通俗来讲,电助力自行车E-bike是在骑车人踩踏的情况下,电机才会介入助力的自行车。相比于传统自行车,E-bike既能够通勤,也能锻炼身体;它相当于结合了电动车和普通自行车的功能,但由于加入了电动机、电池等系统,一辆电动助力车价格至少在1万元以上。

E-bike在国内市场尚属小众。它在价格贵之外,作为通勤工具,在不少人的认知里,在舒适度和性价比上,可能都比不上“小电驴”。但在海外,如欧洲、日本、美国等市场,它已经拥有了旺盛的需求。

德勤数据显示,2017-2021年,欧洲和北美市场的E-bike销量在4年间内增长了156%,从250万辆提升至640万辆。据欧洲自行车制造商协会等预计,2020年全球电动自行车销售规模达到了700万辆左右,到2025年欧洲市场销量有望达1200万辆,年复合增速有望维持在20%以上。

关于电助力自行车走热的原因,也有分析认为,“碳中和+消费电子+短途电动出行+新能源”, E-bike几乎踩中了一级市场正在追逐的所有概念。

正是E-bike在海外市场的发展打动了资本。从2019年起至今,不少E-bike品牌相继获得了高额融资,这一细分赛道等来了春风。

今年上半年,成立于2021年的国产品牌URTOPIA 完成了近千万美元 Pre-A 轮融资,由光速中国和DCM 共同领投,产品主要面向欧美市场;老虎环球基金也参与了比利时电动自行车初创公司Cowboy的7100万欧元的战略融资;美国本土户外运动品牌Aventon也拿到了高榕资本投资的数千万美元融资。

而腾讯、高瓴等头部机构共同看中了一家公司,还是让这个领域在近期得到了更多关注。

近日,深圳市十方运动科技有限公司发生了工商变更,新增股东腾讯创业投资有限公司、珠海玥和企业管理咨询中心(有限合伙)等,同时公司注册资本由1928.57万元增至约2676.69万,增幅约38.8%。天眼查App显示,十方运动成立于2021年5月,目前,该公司旗下拥有电助力自行车品牌“TENWAYS”。据悉,TENWAYS目前推出两款车型,最低售价为1599欧元,折合人民币约1.2万元。

(图/公司官网截图)

十方运动背后的投资方,除了刚刚入局的腾讯,高瓴创投、钟鼎资本、高鹄资本等都在其中;早在去年年底,高瓴就已对其进行了投资。

而高瓴也并非首次入局这一赛道了。在2021年9月,高瓴资本就参投了欧洲电动自行车品牌VanMoof的C轮1.28亿美元融资,这也是欧洲电动自行车品牌近年来规模最大的一轮融资。

自行车企业中,捷安特也推出了电动助力自行车。其销量最多的一款公路电动自行车,售价近7000元;一款远征车型售价则达到1.2万元。

甚至汽车巨头们也忍不住下场了。保时捷近年来花费重金买下了多家相关自行车企。2021年年底,保时捷收购了克罗地亚电动自行车品牌Greyp的主要股权;今年5月,保时捷买下了德国电动自行车驱动系统制造商Fazua。通用汽车和宝马也进行了新型电动自行车的自主研发,试图凭借着在四轮车方面的经验创造更多的两出轮出行产品。

两轮骑行领域,电动化、智能化仿佛已成为大势所趋。与新概念的电动自行车在海外销售火爆相比下,国内的骑行市场还处于培育期,受众也更加青睐通勤用的“小电驴”,或者骑行者爱好的山地车等自行车类型。但是,中高端自行车,在国内市场也已经不再是“稀罕物”了。

一位骑行爱好者告诉市界,与普通自行车不同,公路车的入门门槛基本就在两三千元;万元车型是最主流的消费区间。在国内骑行者中,英国小众自行车品牌“小布”(Brompton)是最受欢迎的潮流单品之一,在其门店内甚至出现了“一车难求”的局面,有经销商门店的订单已经排队到了2023年。

受到中高端自行车需求提高的影响,以生产捷安特自行车闻名的巨大机械在2020年销售额同比增长10.3%,2021年集团全年销售额同比增长了17%。

奢侈品牌也把目光瞄向了这块市场。2021年,LV与与法国定制自行车制造商合作推出了一辆自行车,售价20万元。今年夏天,爱马仕又推出了一款小型单车,售价为16.5万元。该车型一经推出就被订购一空,该话题也冲上了微博热搜榜。

在自行车的“热闹”中,老牌“国民神车”凤凰,就显得有些落寞了。但借助电助力自行车的东风,凤凰们也开始重新发力。

凤凰起落:半年利润不如爱马仕一辆车?

老牌自行车企上海凤凰,也享受到了去年以来的骑行热潮带来的红利。2021年,上海凤凰的营收达到了历史高点,实现营收20.58亿元,同比增长49.59%,同时净利润也同比增长了71.26%。

但最新发布的财报显示,2022年前三季度,上海凤凰实现营业总收入11.03亿元,同比下降31.8%;实现归母净利润6592万元,同比下降26.2%。

在2022年上半年,上海凤凰实现营业收入7.67亿元,同比下降34.88%;净利润5317.11万元,同比下降14.51%。在上海凤凰的19家子公司中,有9家是亏损的。其中,它的营收大头、也是大众普遍关注的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,半年营收为1.55亿元,净利润只有9.63万元,这意味着,它半年卖自行车赚到的钱,甚至还不如一辆爱马仕高奢自行车贵。

上海凤凰,曾是国内自行车行业的“鼻祖”。它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897年,前身为同昌车行。上世纪50年代末期,以同昌车行为首的267家自行车厂改制合并,成立上海自行车三厂,并推出了“凤凰”品牌。

当时的凤凰自行车,也和现在的奔驰、宝马一样,成为举国闻名的交通工具。它的自行车曾经是国内婚嫁的“三大件”之一,在上世纪八十年代,凤凰自行车可以卖到180元一辆,对于当时的普通打工人而言,需要花费4个月的工资才能买到。

越做越大的凤凰,在1986年联合全国43家自行车制造单位,组建了凤凰自行车集团公司,以授权贴牌的形式在市场上销售。1993年,上海凤凰在上交所上市。在上市次年,上海凤凰的净利润大赚了1.18亿元,这也是公司的净利历史峰值。在高峰时期,凤凰曾一年卖出去500万辆自行车。

但此时距离凤凰“起飞”已有几十年,自行车市场也日趋饱和。凤凰决定收回品牌使用权,与多家自行车厂终止联营。原先贴牌的自行车厂们,也纷纷自立山头,和凤凰同台竞争。1996年,凤凰陷入低谷,当年亏损达到4930万元。

凤凰也曾试图布局房地产,并曾为此更名为“金山开发”。2006年,金山开发斥资1亿元建设了金山商街项目,但该项目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,仅2007年至2009年,就合计亏损了43万余元。地产板块贡献并不大的情况下,2015年,公司的名称又再次变回了“上海凤凰”,重新回归自行车行业。但当年公司的亏损还是达到了2353万元。

此时的市场环境也已经发生了改变。自行车市场风光不再,两轮电动车崛起,成为了主要代步工具之一,爱玛、雅迪等“小电驴”品牌正在全国市场疯狂扩张,抢占市场。

不过凤凰还是在2016年迎来了一次转机。在通勤场景下,资本看上了共享单车生意。当时如日中天的“小黄车”ofo在与摩拜争夺市场时,找到了凤凰,想借凤凰的生产能力大量制造单车。这对于当时的凤凰而言,无疑是一场“及时雨”。

ofo与凤凰当时达成了500万辆的订单。尽管凤凰生产每辆单车的净利润只有8元,面对外界的疑问,凤凰副总裁季小兵曾对媒体表示:“500万辆的订单已经大大超过了凤凰前一年的总产量,有活干对凤凰来说十分重要。每辆车获利8元,这个数字很可观,我们只有偷着乐了。”

然而,随着共享单车泡沫破灭,ofo资金链断裂,也欠下了凤凰自行车6815.11万元的尾款。之后凤凰追回了部分货款,但在2018年,上海凤凰仍是多出了3617.2万元的计提坏账准备。而在同一年,凤凰的净利润只有2018万元。

在消费者眼中,凤凰牌自行车也成为了“古董级”的存在。在当下的骑行热潮下,凤凰自行车的价格相比于几十年前并未上涨多少,已经成为了中低端自行车的代表。眼下凤凰卖得最好的产品,价格也在400元以下,远比不上热销的品牌们。

凤凰、永久们的新机遇

近年来,对于两轮骑行而言,受众的需求也发生了改变。大众对两轮车的需求,已经从简单的代步工具开始逐步升级,在骑行热出现后,自行车也被用户赋予了更多的健康、社交、娱乐等属性。

原本趋于饱和的自行车市场,迎来了新的改变。这对于“老字号”凤凰自行车而言,却也意味着,再次面临新的机遇。

万元骑行自行车“一车难求”、电动助力自行车海外崛起,上海凤凰等自行车厂商们也开始在探索高端化方面作出了新的尝试。

在2015年,上海凤凰进行了第一次重组,耗资5.3亿元收购了自行车零部件生产企业华久辐条。上海凤凰自此从自行车业务开始向上游零部件延伸。

2020年,上海凤凰进行了第二次重大资产重组,收购了爱赛克车业、天津天任两家自行车行业公司100%股权,以及江苏美乐投资有限公司所持有的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49%的股权,总价为9.52亿元。这对上海凤凰而言,可谓是大手笔的投入,毕竟在2019年,凤凰的总营收才只有9.75亿元。

其中,爱赛克车业是行业有名的整车供应商,旗下拥有日本中高端自行车品牌“丸石”,通过收购,上海凤凰也可借力开拓中高端市场。根据公开资料,上海凤凰自此拥有了凤凰、丸石两大百年自行车品牌,形成了天津、丹阳生产基地协同布局,资产规模超过25亿元。2022年上半年,天津爱赛克和日本丸石两家子公司为上海凤凰贡献了2879.74万元的净利润,占其上半年净利润的近五成。

此外,上海凤凰也规划了新产品。其凤凰FNIX高端产品锂电助力自行车,目前已经在海外多国上市销售。在今年7月,凤凰还携10辆最新研发的FNIX品牌锂电助力自行车,参加了2022欧洲自行车展。

上海凤凰董事会秘书朱鹏程对市界表示,锂电助力车在传统自行车的基础上增加了电机、传感器、控制器等,该产品也是引领自行车行业向上升级的一个重要方向;一旦抓住机遇,这将形成一个数千亿元规模的全新两轮市场,并推动自行车行业的整体向上升级。

早在2019年,上海凤凰就已经组建相关的研发团队,布局锂电助力车;并在2020年底扩大了团队规模,组建了生产制造以及销售团队,专注于欧美市场。朱鹏程表示,据他了解,目前凤凰相关产品的销售还处于起步阶段。

在这个新兴的市场里,另一家老牌自行车企永久也想参与其中。今年4月,永久新能源科技(天津)有限公司成立,注册资本1000万元,经营范围中就包括了自行车和助力电动车的制造等。

在国潮风以及自行车智能化、电动化潮流的驱动下,凤凰、永久们再次站上风口,期待“涅槃”。

责任编辑:梁斌 SF055